長電科技:中芯國際概念最正宗標的,美股退市強化資產注入預期

  • A+
所屬分類:芯片

長電科技和中芯國際淵源已久:
?

?

2017年,中芯國際入主長電科技。二者聯姻,強化郭嘉隊背景

2017年3月1日,長電科技發布公告表示,經證監會并購重組委工作會議審核,公司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事項獲得有條件通過。公司股票自3月2日開市起復牌
長電科技公告中所述事項是指其在2016年發起的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的資產重組案。
具體操作上,長電科技計劃以15.35元/股的價格向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及中芯國際發行1.297億股收購其持有的長電新科29.41%股權、長電新朋22.73%股權及長電新科19.61%股權,同時以17.61元/股的價格向中芯國際發行不超過1.508億股配套募資。

這一交易完成后,中芯國際將成為長電科技第一大股東,星科金朋將成為長電科技全資子公司未來長電科技有望持續受益于中芯國際及中國大陸地區先進產能的快速擴張,雙方協同效應有望持續顯現。
近幾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產能大規模轉移,中國大陸半導體產業受益國家產業政策的扶持,迎來黃金發展期。
此次中芯國際成功入股,將更加夯實長電科技的業務基礎,標志著長電科技和中芯國際的合作更加緊密,證監會有條件通過也打消了市場疑慮,將對長電科技在集成電路領域產業地位的鞏固和提升帶來極大幫助。
業績反轉放量可期
此前,由于并購星科金朋(虧損狀態),長電科技的整體業績呈現虧損。不過,在并購完成后,長電科技不斷為星科金朋導入大客戶,推動其業績迎來反轉。
在此期間,星科金朋高端產能利用率逐步恢復,目前新加坡廠已恢復盈利,韓國廠高端SiP產品線產能逐步開出,上海廠搬遷進度符合預期,老客戶維護及新客戶導入進展順利,已經逐步走出虧損。
作為子公司,星科金朋的體量原本就比長電科技大得多,如今逐步扭虧標志著長電科技即將迎來業績反轉。
此次定向增發募集的資金順利到位將有利于長電科技減輕財務負擔,并逐步解決公司財務費用較高、負債率較高的問題,有助于其未來盈利能力的恢復。
事實上,翻看其2016年財務報告可以發現,從去年第三季度開始,長電科技已經開始扭虧。長電科技更是在1月4日發布了2016年年度業績預增公告表示,預計公司2016年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超過1億元。
如今,在中芯國際入主的情況下,長電科技有望獲得更多客戶訂單以及市場,業績大幅突破可期。

中芯國際的第一大股東是大唐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而大唐控股是大唐電信的全資子公司,所以中芯國際第一大股東就是大唐電信,中國第一臺光刻機就是中芯國際制造,全球第五大芯片代工企業。大唐電信五板起步

公司2015年并購星科金鵬后,一舉成為國內半導體封測領域龍頭,市占率全國第一,全球第三。推薦的理由主要有三點:一是中芯國際高層上任,與中芯的協同效應更大;二是公司與華為海思有較大規模業務往來,是海思概念核心標的,短線形成利好刺激。三是財務結構持續優化,經營問題有好轉預期。

與中芯的協同效應預期更強
在5月份公布的董事會成員名單中,原董事長王新潮已經不再擔任實職,副董事長張文義以及董事劉銘都退出,劉銘和王新潮都是老新潮集團管理層,這也意味著新潮集團將退出管理。而新上任的三位分別為李春興、周子學和羅宏偉,其中周子學上任董事長,同時也為中芯國際董事長。大基金雖然位列第一大股東,但角色是財務投資,所以此次周子學上任,使得長電更像是中芯的一個子公司,雙方在制造和封裝兩個環節的協同性預期更加強烈。
而中芯國際在過去9年中,已經充分受益國產化進程,回頭看,來自國內收入占比已經由2009年的10%提升至2018年的59.1%。而且,2018年是中芯國際加速研發之年,全年投入研發超6億美金,已經完成了28納米HKC 以及14納米FinFET技術的研發,2019年將實現量產,今年一季報則顯示,公司12nm級別進入客戶導入階段,7nm也開始研發。目前國際主流是7nm,中芯的14nm和12nm對應中端芯片需求,這兩個工藝第一個客戶就是海思。
海思或加大對長電下單規模
華為概念涉及很多領域,但只有海思算是新的板塊,尤其是被執行禁令后,海思的芯片需求量會更高,這是一塊新的增量,所以海思產業鏈上的公司會更加受益,而不像歐菲、立訊這些標的,華為手機需求量一半在海外,銷售量肯定會受影響,進而影響這些零部件商訂單。最明顯的現象是,5月20日華為事件發酵,海思概念逆勢大漲,而歐菲、立訊這些標的反而放量下跌觸及跌停。
長電和華為的合作從2016年科技部02專項項目開始,這幾年長電在固定資產投入方面大幅增加,近一半的產能就是為華為配置。據報道,2019年長電已新增2億美金的海思訂單,達到3億美金。華為事件后,海思芯片需求量會更大,尤其是中低端芯片(剛好與中芯國際的中端芯片量產時點契合)。
大股東繼續呵護公司
2015年借助產業大基金和中芯國際的資金力量并購星科金朋后,長電的營收上了一個臺階,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逐年增加,生意越做越大。但也出現了一些后遺癥,其中最大的問題是負債率過高,遇到像去年宏觀經濟環境緊縮的情況,流動性就顯得頗為緊張。
近期公司發生了一起設備出售回租事件,事情看起來很平常,但實際上為公司提供了大量流動性。首先,出售設備獲得1.2億美元的現金流回款,扣掉未來三年回租租金5000萬美金,實際回籠7000萬美元現金;其次,設備是星科金朋新加坡廠新置辦的,過去兩年已經折舊了三分之一,出售后避免約1.13億美元的折舊。而承接公司設備的,正是大基金旗下的芯晟租賃,公司背靠產業大基金,資金緊張不會是長期問題。公司2018年償還永續債后,公司應付利息大幅下降,從1.88億元降低至6800多萬元。資產負債率繼續保持下降趨勢,2018年下降至64%,今年一季度進一步降低至61%。2018年財務費用仍然高達11億元,今年1月提前贖回4.25億美元票據,財務費用應該還有下降空間。
另外,在經營方面,2018年三大業務中,本部的營收和凈利潤同比依然穩定增長,營收持平的根源在于長電先進,而業績虧損的根源則是星科金朋。
長電先進去年上半年盈利還是高增長,下半年就衰退了,主要原因是受宏觀大環境和行業影響,但公司在年報中提及,長電先進多個重要客戶的新產品進入量產階段,先進技術Fan-in 和Fan-out ECP進入批量生產;Bumping智能化制造實現業內首個無人化量產應用的突破。這些都預示著,未來長電先進恢復增長應該問題不大。
星科金朋在近期大基金通過芯晟租賃進行資本運作后,一來一回為公司輸送了超10億元,其中規避了未來3-4年1.13億美金的折舊,2018年星科金朋虧損了2.7億美金,對比可知,星科金朋今年的虧損幅度會明顯縮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